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美女窝小说 >> 回到私奔前夜 >> 第五十二章

陈香这时候来替葛东升解了围, 她嫣然一笑, 问李拾光:“拾光,这就是你对象, 上次见过一次,你还没给我们介绍过呢。”

葛东升眼睛又是一亮,他觉得自己好像又恋爱了。

“我叫葛东升, 诸葛亮的葛, 东方红太阳升的东升,葛东升,绝对的根正苗红。”说完他还自信地挺了挺胸。

嗯, 他身高有一米八二呢, 眼前的妹子身高快赶上一米七八了吧?配她正好!呜呜呜, 好像没有什么身高优势呢。

他瞥了瞥身边身高只有一米七五的吴鑫,又看向身高不到一米七的胡侃, 又有自信了。

果然有对比才有幸福感, 他的身材仿佛更加高大了呢。

陈香忍俊不禁地轻笑一声:“你好,我是陈香。”

“沉香蜜蜜烬如霜。”他陶醉地喃喃自语:“好名字。”

陈香看他那傻样忍不住又是噗嗤一笑, 笑的葛东升白脸通红如番茄,窘迫极了。

孔嫣和燕月金站在陈香和李拾光身后, 她俩个子相对较矮,排在靠后面的位置。孔嫣看到徐清泓,从陈香后面探出头来, 眼神纯洁的像只无辜的小白兔, 歪着头朝他可爱地一笑。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 脸上笑容一僵,脸上露出怯怯的表情,心虚地将头缩了回去,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她小心地瞥向李拾光,松了口气:还好,她没在看她。

她这一笑真的如万丈红尘中盛开的一朵清新摇曳的小白花,端的是清纯可爱。

胡侃的一张脸顿时涨的黑红黑红的。

就连一直面无表情的吴鑫,耳尖都有些发红,垂着眼睑不敢看她们。

胡侃连忙自我介绍说:“我叫胡侃,山西人!”

他性格活泼开朗,说话的时候声调不自觉地就提高了几度,更显跳脱飞扬。

“吴鑫。”

孔嫣怯怯地瞅了李拾光一眼,才走出来乖乖地抿唇一笑:“我叫孔嫣,化学系的。”

那小模样,别提有多可爱多乖巧了。

知道她本性的陈香和李拾光心里都有些吐槽。

陈香直接捞过她身后的燕月金:“这是我们寝室的燕子,燕月金,也是山西人。”

燕月金笑着露出一口小虎牙:“你们好,叫我燕子就行了。”她问吴鑫,“是三金鑫吗?”

吴鑫点头。

“那你肯定是五行缺金吧?”

“嗯。”

“好巧,我也是五行缺金。”

“那你缺的金肯定不如吴鑫多。”胡侃大咧咧地笑道:“你是月金,他是三金。”

燕月金脸霎时爆红。

很快反应过来的葛东升脸也红了,伸手在胡侃肩上一搂:“吃饭吃饭,训这么长时间,我早饿了。”

“走走走,吃饭去。”李拾光看燕月金都不好意思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了,也赶紧岔开话题:“我要吃五个包子。”

到了食堂,她将饭缸拿给徐清泓,“二两稀饭,两个鸡蛋,五个包子,我去占座。”

葛东升比较会来事,也表示:“你们女生都去占座吧,打饭我们男生来。”

这话他说的可骄傲了,走路简直都带风,没看周围那些人看他们的眼神,那叫一个羡慕啊。

陈香她们几个也没客气,训练了一早上,一个半小时的军姿,站的她们双腿都在抖,赶紧找位置做了。

食堂的桌子是四人一桌的,他们八个人,还得占两桌。

孔嫣还想和李拾光坐一桌呢,她刚在李拾光对面坐下,占了隔壁桌的陈香就对李拾光招手:“拾光,来这里。”

在寝室里,陈香和李拾光更投缘,各方面价值观也更合一些,自然而然就走的更近些。

“有什么了不起!不坐就不坐,我才不稀罕!”孔嫣见李拾光一叫就叫走了,特别生气地嘟着嘴在那里生闷气,委屈的眼眶都红了,特别委屈地瞪着李拾光。

李拾光:……

她发现心软这个事情真是要不得,这是她的弱点,她一直都知道。

比如此时,她竟然被孔嫣这要哭不哭的样子看的差点心软。

葛东升他们很快就将早餐带了过来,脸上笑容那叫一个春花灿烂,他直奔陈香旁边的座位,特别体贴周到的将早餐一份一份的摆在陈香面前,神采飞扬:“我多买了几份,不够我再去买!”

陈香笑道:“够了够了。”

葛东升这才招呼李拾光:“弟妹也吃。”

弟妹虽然长得也很漂亮,但毕竟是有主的了,兄弟妻不可欺啊。

吴鑫和胡侃也很快回来,胡侃直接红着黑脸坐到孔嫣对面,各种好吃的摆在孔嫣面前,鸡蛋剥好放在粥里。

孔嫣嫌弃地看了一眼:“不想吃。”

“那你想吃什么?油条?油条泡豆浆最好吃了。”

“不吃不吃不吃!”孔嫣突然发火。

胡侃有些尴尬:“那……那你想吃什么,我去买。”说着,他立刻起身。

“我说了不吃你听不见吗?”孔嫣半点不留情面的说:“你怎么这么烦啊!”

周围人全都在看着孔嫣和胡侃,胡侃尴尬的同时,还十分失落。

“哦。”他低着头,手足无措。

“孔嫣!”陈香低喊了一声。

孔嫣哼了一声,委屈地瞪着李拾光。

周围的一切半点影响不到徐清泓,他像是完全察觉不到周围凝滞的气氛,拿了个包子递到李拾光嘴边:“吃饭。”

李拾光淡定地咬了一口,嚼了嚼咽下去,一副渣攻的语气对陈香说:“她爱吃不吃。”

她觉得眼前五个包子两个鸡蛋恐怕还不够她吃,对胡侃道:“她不吃我吃,刚好我不够吃。”

“谁说我不吃?”孔嫣马上护住她胸前的食物,十分凶恶地瞪着李拾光:“我吃!”

李拾光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给徐清泓剥鸡蛋。

徐清泓起身:“我再去买点,想吃什么?”

“一碗馄饨,五个南瓜饼。”

葛东升吃惊地看着她:“弟妹,你买这么多吃得完吗?我这还有很多,你随便吃。”

“吃不完可以打包带走啊。”李拾光喝了口稀粥,“到时候饿了就可以吃了。”

葛东升起身:“我也去。”

周围关注他们说话的人,只要经济还宽裕的,基本上都又去买了些食物带上。

五个南瓜饼,李拾光打包了两个,还有三个给徐清泓。

徐清泓知道她饭量大,都给她:“我不用。”

“给你你就拿着!”李拾光塞到他手里。

徐清泓拗不过她,拿了两块。

“你带水了吗?太阳暴晒那么久,肯定渴。”

“带了,别担心。”

李拾光就笑着看着他。

上午是开训典礼、国防教育报告,下午开始是基本训练,包括军姿正步原地转法之类的东西。

别以为开训典礼和国防教育报告就不累了,那也是要站在烈日底下暴晒的,还要站的笔直,像军姿一样。

下午就是原地转加齐步走了。

训练刚一开始,就出了件搞笑的事。

教官站在队伍前不停的大吼:“军姿站好了吗?双.腿并拢夹紧,两肩向后张,抬头,挺胸,收腹!”

“收腹!还没怀孕呢!挺什么肚子?”她走到燕月金面前:“收腹!”

燕月金:……

教官:“听到没有?收腹!”

燕月金使劲一吸: “报告教官,我收了!”一口气憋不住,小肚子猛地弹出,她腰上系的小布带不结实,她感到腰间一松,整个人都快哭了,小声说:“报告教官,我裤带断了。”

教官刚好从她这里走到前面去,听到她蚊子一样的哼哼声,没听清楚,大喝一声:“听不见!没吃午饭吗?声音大点!”

燕月金深吸一口气,气震山河:“报告教官!我的裤袋断了!”

陈香她们差点没被她笑死。

教官也是忍俊不禁,哭笑不得地朝她挥了挥手,让她将裤子整理好。

燕月金没有裤袋,两只手拎着裤子,脸涨得通红,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

她生的白胖,脸上肉嘟嘟的,带着少女的丰腴,一双眼睛虽是单眼皮,却不是小眼睛,而是圆润的杏眼,眼尾微微上挑,肉嘟嘟的小鼻梁下面是棱角分明的肉嘟嘟的小.嘴。

她若生在唐朝,应该会是那个朝代的主流美女。

脸不大,身上肉却不少,尤其是小肚子挺着,很有将军肚的风范。

李拾光体力好,运动神经也比较发达,这些基本难不倒她,不论是站军姿还是走齐步,动作都十分标准。

陈香虽然累,但她性格好强,做事认真,一件只要做,必然要做到最好。

张教官对她们第一列的同学都很满意,一直盯着队伍后面的同学喊:“顺拐了顺拐了!”

“第五列四号,你又顺拐了!”

“第五列四号,出列!”

开始大家还不知道教官说的谁,李拾光也不知道。

她个子高,排在第一列,教官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的,等孔嫣出列之后她才知道教官说的是孔嫣。

孔嫣的运动神经简直是醉了,教官在叫她出列之后,一遍一遍的教,可孔嫣依然顺拐。

第一遍第二遍第三遍,依然改不过来,教官喉咙都快喊得冒烟了,正要来第四遍的时候,孔嫣忽然哇一声哭了,哭的特别凄惨。

张教官:……

“眼泪擦一擦,入列!”然后开始灌鸡汤:“作为军人,流血流汗不流泪!”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可孔嫣是谁,她是个内心自成一个小世界的人,又怎么会听这些鸡汤,一直抽抽嘤嘤地哭。

她的哭声也引起男生那边的注意。

其实在张教官单独将孔嫣拎出来训练的时候,就有人注意到孔嫣了,毕竟她长的太好看了。

入列之后的孔嫣依然会出错顺拐。

旁边一个排的男生看到她笨拙的模样突然噗嗤笑出了声。

张教官本来就被太阳暴晒,又被孔嫣哭的烦躁,一肚子火,这下有了发泄渠道了,一双厉眼如刀般唰一下射了过去:“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长的又不帅,那么丑还看我们班女生!”

原本很严肃的在训练的六排女生们全都噗嗤一声笑了,就连原本哭的很专心的孔嫣,都揉揉眼睛忍不住笑了。

男生那边也都轰然大笑,笑的那个男生特别不好意思。

不过军训的时候,大家都目视前方,目不斜视,也都不知道张教官训的到底是谁。

因为有孔嫣这个插去,张教官中途让大家休息了一会儿。

陈香和孔嫣毕竟是一个寝室的,见孔嫣哭成那边,还是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李拾光也递了水给她。

孔嫣头一撇,赌气地说:“不要你的水!”

“不要拉倒。”李拾光果断收回。

孔嫣连忙把她水杯抢了过去,咕咚咕咚几口,眼看着就要见底,被李拾光连忙抢回来:“你眼里能不能有点别人?对你就不能心软!”

“哼!”孔嫣脸色终于由阴雨转晴,脸上笑容烂漫。

李拾光连忙将杯子底下还剩的一些水给喝了,不够喝,李拾光忍不住白了她一眼。

孔嫣看着她,心情特别好。

隔壁排的男生频频将目光投向这边,差点都看呆了。

他们排的教官看到就高声吼道:“眼睛别乱看,看我就行,这么俊的大帅哥站在你们面前都不知道看,往哪儿看呢!”

“齐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立定!”

刚站住,就听男生队伍里一个高亢的声音:“报告教官!我的孩子(鞋子)掉了!”

女生们听到又是一阵轻笑。

教官们见氛围轻松,也是忍不住一乐,但还是要努力板着脸大吼:“笑什么笑?牙齿白吗?不要让我看见你洁白的牙齿,要不就让你对着太阳晒,把牙齿晒黑咯!”

众人都很辛苦的忍笑,但还是发出一阵轻笑声。

教官抬腕看看时间,见时间差不多了,也让大家坐下来休息,另外几个排也都纷纷原地坐下休息。

军训的时候休息,那必然是要伴随着拉歌的。

教官们先将拉歌的规则说了说,又说了口号,比如‘一二三四五,我们等的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的好着急之类。’

大家都不好意思先唱,于是就喊:“于教官,来一个!于教官,来一个!”

至于这于教官是谁,她们也不知道,反正别人喊了,她们也跟着喊。

接着便是那个长着一双利刃般的小眼睛黑脸教官站起身,站到众人中间的空地上,声音嘹亮地吼了一首军歌。

那真是吼啊。

一首歌唱完,李拾光硬是一句都没有听懂他在唱什么,因为他的歌声里夹杂着浓浓的方言,还有就是,跑调跑的飞起。

这个教官大概也知道自己唱歌跑调,半点没有心理压力的,完全放飞自我。

唱完之后现场最少安静了两秒钟。接着不知是谁,率先鼓掌,喊了声:“好!”

于是大家都纷纷鼓掌叫好。

黑脸教官特别自信特别严肃地走回到自己排,盘腿坐下,身姿笔直。

一排唱完了就轮到二排了。

有了教官打头,下面会唱歌的人也都放开。

一段既定程序的拉歌之后,二排的活跃分子葛东升率先站了起来,走到众人中间的空地上,气沉丹田地来了一首《打靶归来》。

他嗓门特别嘹亮,嗓子也好,低沉有磁性,特别好听,顿时掌声如雷。

葛东升唱完,脸上的喜气简直抑都抑制不住,坐下后第一件事就往六排那边看,旁边的胡侃朝他竖了个大拇指,葛东升得意地笑了。

很快就轮到女生这边。

女生不知道是不是感性一些,还是之前受到孔嫣的哭声影响勾起了想家的思绪,被喊道的女生居然唱了一首《烛光里的妈妈》,把一群刚刚离家的女孩们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很多男同学都红了眼眶。

教官见这样不行啊,就继续拉歌,并且主动站出来吼了一曲《团结就是力量》,但气氛依旧低迷。

下一个是六排,又是女生排,教官特别怕她们再来一首类似《烛光里的妈妈》这样的歌,就跟着起哄起来,号子喊的格外响亮热情,周围众男同学号子喊的也是激情四射。

谁让六排第一列坐在前面的两个女生那么漂亮呢?

太美啦!

尤其是第一个的高个女生和第三个的女生!

教官开了嗓子喊:“一二三四五!”

所有男生打了鸡血似的集体狼嚎:“我们等得好辛苦!”

“一二三四五六七!”

“我们等的好着急!”

葛东升那叫一个激动,他特别想叫陈香起来唱,但在这紧要关头,他居然害羞了,喊出口居然变成了:“李拾光!来一个!”

胡侃是想叫孔嫣的,但中午食堂发生的那件事,让胡侃有些不敢叫她的名字,正好葛东升叫了李拾光的名字,他也是个爱起哄的性子,也跟着高声喊了起来。

和他们同时喊的,还有沈正初。

沈正初老早就看到李拾光了。

实在是她们这一排的第一列第一位女同学太出众了,一米七六点五的身高,比很多男生个子都高,还长的那么漂亮,站在她隔一位的李拾光更是容貌昳丽非常,还有后面的被教官拉出来一遍一遍训练的孔嫣,那也是清纯美丽青春逼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六排,沈正初自然也不例外。

另外一个开口的是曲承弼。

他和沈正初也不在一个排,他会喊李拾光,纯粹是想看她出丑。

他兴味地看着六排队伍里的李拾光。

第四名?

呵呵。

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李拾光是谁,看他们喊,也都跟着凑热闹喊:“李拾光,来一个!”

徐清泓他们旁边的男生扒着他们问:“李拾光是谁啊?哪个是李拾光,是不是个子最高的那个?”

葛东升嘿嘿一笑,指着六排第一列第三位:“看到没?就是那最漂亮的那一个。”

一听到是最漂亮那一个,大家顿时就激动了,也不管他们喊的是谁,也不管迷彩帽檐下,他们能不能看清她们的长相,反正就喊。

喊的那叫一个热烈,那叫一个热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喊学校哪个风云人物呢

李拾光都懵逼了,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有名了,她咋不知道?

张教官特别喜欢陈香和李拾光。

陈香是个标准的狮子座女生,性格阳光好强,浑身散发着乐天派的正能量。

李拾光则是认真严谨,军训一丝不苟的完成,喜欢笑,第一眼看着高冷,真正接触后非常接地气。

听到众人喊李拾光,张教官就放下心了,笑着鼓掌:“李拾光,给大家来一个!”

“是!”李拾光也不扭捏,起身一个立正,站的笔直。

军歌她就只会三首,除了《打靶归来》和《团结就是力量》外,就剩个《当兵的人》了,前两首都给人唱过了,她就开唱《当兵的人》。

她气沉丹田,一首歌吼的气势如虹:“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自从离开家乡,就难见到爹娘。

……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在渴望辉煌,都在赢得荣光。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一样的风采在共和国,旗帜上飞扬。”

在她唱之前,大家发现李拾光原来是她之后,掌声那叫一个热烈,等她开口之后,大家都安静下来。

这首歌不仅旋律铿锵、且不乏粗犷豪放,朗朗上口,是李拾光难得的能从头到尾都记得住歌词的军歌。

这时候没有话筒,想要唱的大家都听到,只能吼。

李拾光已经在太阳下面暴晒了一天,下午都没喝几口水,嗓子都干了,吼到后面最高.潮部分,嗓子突然破了音,大家顿时轰笑一片。

饶是她脸皮厚,这下子也尴尬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红着脸:“报告教官,我唱完了。”

张教官也笑,挥挥手让她归队。

经她最后那破了音的嗓子一吼,之前因众人想家而伤心低迷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场面再度热烈起来。

连长还让她将《当兵的人》这首歌教会大家唱。

李拾光先是有些懵,这歌还用教?这不是人人都会的街歌吗?

她心里疑惑,动作却不慢,走到升起的水泥台上,她在上面吼一句,下面跟着吼一声,铿锵有力,气势恢宏。

军训结束后,连长还特意过来问她:“这歌以前没听过,是你自己创作的?”

什么?没听过?

李拾光囧了。

“报告连长,不是我创作的,我是听别人唱过。”

李拾光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首歌不会还没出来吧?这是哪一年出来的?她也不知道啊!

晚上寝室座谈会,男生寝室第一次座谈会谈论的话题基本都是她们三个人。

孔嫣不用说,今天那一出,大家基本都认识了她,陈香是六排第一列第一位,十分显眼,同样显眼的还有今天唱歌的李拾光。

徐清泓寝室那三人和沈正初曲承弼他们一起哄,现在全校新生都知道了她的名字。

※※※※※※※※※※※※※※※※※※※※

葛东升紧张地抓着徐清泓的胳膊,兴奋的笑的牙花子都出来了:“兄弟,看到没有,学妹在对我笑,她在对我笑!”

胡侃抬头朝前面看了看,又左右张望了一番:“你想多了吧?”

吴鑫:“他想多了。”

李拾光挥爪朝几人打招呼,“你们好。”

“你好你好。”葛东升激动的脸都红了。

胡侃黑瘦的脸也微微泛红,但因为他黑,看不明显。

吴鑫倒还好,点了下头:“你好。”

“你们是清泓室友吧?”她美眸流转,“我听清泓说你们对他很照顾,谢谢你们了。”

“不谢不谢,应该的应该的。”葛东升觉得大脑跟喝醉了酒似的,晕晕乎乎的。

胡侃要比他好一点,“清泓是我哥们儿,照顾他是应该的,你是清泓妹妹吧?”

“不是。”李拾光微笑着摇头:“我是他对象。”

葛东升恍惚间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裂的声音。

他觉得他失恋了。

这一刻仿佛如慢镜头一般,他动作僵硬的如同机器人一般,咔,咔,咔,扭头看向走在他身边的徐清泓。

徐清泓:^_^

喜欢回到私奔前夜请大家收藏:(www.mnowo.com)回到私奔前夜美女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回到私奔前夜最新章节 - 回到私奔前夜全文阅读 - 回到私奔前夜txt下载 - 九紫的全部小说 - 回到私奔前夜 美女窝小说

猜你喜欢: 宠妻无度:男神老公要抱抱婚权独占娇妻羞羞:腹黑BOSS,宠很深宠妻,婚然天成你引起了我的注意穿成知青女配穿书后她成了万人迷桃花始翩然军少的神医甜妻豪门婚怨:前夫请滚开限时逼婚:男神的独家溺爱回到六零年代桃花眼随身幸福空间(家教)Crossover Region天价萌妻婚后霸占娇妻第一名门:总裁,试婚吗前夫情有可原舌尖上的心跳闪婚厚爱那些年,我们遇见的渣渣误入浮华一遇总统定终身穿到七十年代蜕变慕川向晚
完本推荐: 女帝本色全文阅读国师追妻:绝世废材八小姐全文阅读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女主渣化之路全文阅读穿越种田之旺家小农女全文阅读末世之重启农场全文阅读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全文阅读大人物的小萌妻全文阅读重生之宠妻入局全文阅读大婚晚辰全文阅读傻妇当家全文阅读农门冲喜小娘子全文阅读重生之国民男神全文阅读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全文阅读无限动漫录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全文阅读豪门隐婚之爱你入骨全文阅读重生之极品宝镜全文阅读论成为爽文男主的正确指南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和二哈共系统大魔王娇养指南药门仙医末世超能宝妈一品仵作最强红包皇帝天国序列伯爵大人有点甜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卡牌密室(重生)祭炼山河武炼巅峰重生之大学霸最强医圣超神道术攻略极品庶女太医北朝求生实录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超凡贵族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州镇魔录男神投喂指南大唐技师猛兽博物馆从九龙夺嫡开始万兽朝凰以牙之名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我为国家修文物

回到私奔前夜最新章节手机版 - 回到私奔前夜全文阅读手机版 - 回到私奔前夜txt下载手机版 - 九紫的全部小说 - 回到私奔前夜 美女窝小说移动版 - 美女窝小说手机站